被科創玩禿嚕皮的法律圈 ——脫虛向實,從“互聯網+法律”到“法律+互聯網”

時間:2020-01-02 來源: 作者:陳宇,劉斌 瀏覽: 打印 字號:T|T

  “機器有智能,動物有本能,人類有智慧,我相信人類擁有的智慧是機器永遠無法獲得的,機器可以更聰明,也可以更快速,也可以更強壯,但機器永遠不可能有價值觀、有夢想、有愛,機器只有芯(chip),而人類有心。”上述發人深省的箴言是2019年度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馬云的發言。作為互聯網科創界的大佬,馬先生似乎以無人能及的經歷所感悟出的這番話,道出了人工智能的本質:科技是人類的工具,人類的大腦永遠無法被科技替代。

  我們認為,馬先生的觀點和“互聯網+法律”的趨勢不謀而合。自2016年起我們便開始關注互聯網+法律,并開始撰寫了《互聯網法律服務行業調研報告》。從2016年我們撰寫的《2016年度互聯網法律服務行業調研報告——“互聯網+法律”,敢問路在何方?》,到2017年我們撰寫的《2017年度互聯網法律服務行業調研報告——“互聯網+法律”,初見變革之路》,再到2018年我們撰寫的《2018年度創新法律科技行業調研報告——“互聯網+法律”,邁向新征程》,截至今年,我們已經是第四年跟蹤這個熱門話題。在這四年當中我們發現,互聯網+法律的根基未變,仍然是每代法律人的法律知識、理論、經驗,互聯網技術發展只是法律人變革道路上的一次機遇。也許我們曾被科技的假象迷惑,或被資本的來勢洶洶沖昏頭腦,但我們最終還要回到“法律本身”。

  利用計算機及各類軟件、程序為客戶提供法律服務已是我們作為律師工作的一項必備技能。我們能夠使用PPT軟件制作出精美的展示文件,向客戶進行工作匯報;能夠運用各類律所管理系統的數據整理、分析功能,向合伙人及成員展示律所財務、管理、運營的情況;能夠運用律所購買或開發的APP檢索功能,向政府機構或公安、檢察院及法院提交各類法律法規、案例檢索報告,并進行類案對比等。在計算機信息技術發展如此迅猛的今天,律師的工作成果有賴于科技的進步,更有賴于科技與法律行業的融合創新。那么,在這種需求的指引下,科技與法律,與律所、律師會在碰撞后發生什么神奇的變化、成果?創新法律科技機構所開發的法律科技產品,與律所、律師結合后所創立的創新法律科技機構所開發的法律科技產品的創新能力真如法律圈大咖所言,已經達到“未來已來”的程度了嗎?還是概念炒作,通過推出一兩款所謂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在獲得了與其產品價值不對等的風險投資之后,趕“互聯網+法律”之時髦,收“科創業態”之漁利?

  為了使互聯網與法律服務行業的融合發展回歸理性,本文主要通過列舉近年來國內律所與創新法律科技產品相結合的實例,闡釋法律行業不應被創新法律科技機構及其與律所、律師結合后所創立的創新法律科技機構所開發的法律科技產品所綁架,律師工作終將應回歸到司法實踐的實務當中。當前“互聯網+法律”還處于發展初期,存在許多漏洞和不足之處有待進一步完善,如過分依賴“互聯網+法律”的所謂創新,而忽視法律行業、法律工作的自身價值,以及律師、律師工作的自身價值,隨著時間的推移,總有一天會被“互聯網+”的大浪所“吞噬”。


第一部分 沒有積淀只能“一再試錯”


  在過去的幾年時間里,隨著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法律行業也經歷著巨大的變化。作為法律人的我們見證了以互聯網+法律,以及法律+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為代表的法律科技的興起。而趁著這股“互聯網+法律”的大浪潮,眾多律所也開始嘗試“創業”,希望在創新法律科技行業里成為第一批探索者、領航人。但創業維艱,歷史的課本沒有為我們提供任何可供參考的先例,如果創業者再沒有豐富的法律實踐經驗、技術經驗、外部資金投入和其他資源的支持,只能在殘酷的市場中“一再試錯”。

  下表中我們梳理和總結了自1999年起至2018年,國內各大小律所自主開發或與各類運營主體合作開發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情況,具體如下:

  (一)樣本整理和分析




  注:1.數據來源:

 ? ?(1)《2018年度創新法律科技行業調研報告——“互聯網+法律”,邁向新征程》
  下載鏈接:http://www.ikgny.club/Upload/201904/20190427150747_1194.pdf;

  (2)《2017年度互聯網法律服務行業調研報告——“互聯網+法律”,初見變革之路》
  下載鏈接:http://www.ikgny.club/Upload/201801/20180128175531_5721.pdf

  (3)《2016年度互聯網法律服務行業調研報告——“互聯網+法律”,敢問路在何方?》,
  下載鏈接:http://www.ikgny.club/Upload/201801/20180125173253_7161.pdf;

  2.標注為紅色的內容為網站、APP或公眾號出現異常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

  正如上述表格所示,目前國內各律所、律師開發或與第三方合作開發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共計51個,其中2015年至2016年推出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共計29個,2017年至2018年推出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共計7個,其余年份(1999年至2015年)推出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共15個。經歷了近幾年市場和客戶的不斷比較、選擇后,部分創新法律科技產品因無法適應市場競爭環境逐漸被淘汰。根據前述統計,出現官網無法打開或異常情況的產品共計12個,分別為1號律師、律果、律云、綠獅網、御用律師平臺、法義、分鐘律師、解悠合伙人、麒麟律服、企安寶、Iamlawyer。事實上,部分創新法律科技產品被行業“拋棄”是可以預見的,因為這與其他行業的整體發展狀況是一致的,律所結合法律科技的創業行為在經歷了2016年和2017年的高速發展之后,各類型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的增速呈現放緩的趨勢,創新法律科技行業開始嘗試將重點放在專業分工和品牌建設上。

  通過與《2018年度創新法律科技行業調研報告——“互聯網+法律”,邁向新征程》中統計的305個創新法律科技產品相比,此次整理出來的有律所背景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數量占總數的17%。而更加有趣的是,在那些熱衷于將法律服務與創新法律科技產品結合的律所中,主力軍是30人以下規模的中小所,這意味著中小法律服務機構正積極通過科技創新提升服務質量、打造律所品牌,希望能實現“彎道超車”。



(二)律所與創新法律科技相結合的案例


  2015年12月21日,理脈網正式上線,其依靠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豐厚的資源,致力于成為“法律信息檢索界的谷歌”。隨著平臺用戶的積累,理脈增加了許多個性化和定制化的服務,甚至針對企業用戶,還特別推出了“企業風險管理系統BRMS”。除此之外,早在2015年9月14日,理脈在其微信公眾號“理脈LegalMiner”設立了“理脈文章”板塊,目的是通過發布行業報告和理論文章,向客戶展示金杜所的專業實力,宣傳金杜所的品牌,為后期理脈網的面世做好鋪墊。但顯而易見的是理脈并沒有將核心資源放在該板塊之上,截至2019年10月12日,該板塊發表的許多文章,單篇閱讀量僅三位數,遠未達到其預期的效果。

  2016年,北京市君合律師事務所開發的律攜APP平臺正式上線。其開發初衷是為了建立律師在線網絡,并為律師及其他從事法律工作的人群構建一個互動、互助的移動平臺,其主要有溝通平臺、互助平臺以及律師庫等功能,并預期未來組織線下活動和線上直播。但律攜這個產品僅僅提供了手機端APP而并未開發網頁版,無形中將大量潛在用戶攔在門外。作為一個在各類論壇、社區、BBS、社交網絡里長大的年輕一輩,我們深刻地感受到網頁端是社區類產品的活力所在。只有在電腦前,才會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地“泡”在社區里,對社區產生依賴性。而移動端更多地是提供碎片信息的閱讀,在未對這個社區的他人或社區產生依賴性的情況下,往往難以像刷朋友圈或刷微博一樣沉浸于這個社區。

  2016年10月15日,在浙江杭州的云棲大會上,由北京市天同律師事務所開發的法律機器人“法小淘”正式亮相。法小淘的設計初衷,是根據用戶的具體問題,進行初步智能案情分析后,幫助用戶遴選律師。但法小淘自現身以來,始終未能上線使用,對此可能仍然存在無法跨越的人機交互技術瓶頸。此外,天同律師事務所搭建的無訟平臺,推出無訟閱讀、無訟案例、無訟名片、無訟辦法等幾乎無法產生經濟收益的產品,為的是加強產品黏性,從而助力無訟社區建設。無訟合作走出了搭建律師人脈網的第一步,但因始終沒有推出一個論壇類的產品,使得這個社區如空中樓閣,缺乏相應的用戶粘度,以致于無法單憑社區開拓出具有可操作性的盈利渠道。自2014年1月1日起,無訟已陸續推出“天同訴訟圈”“天同碼”“下午茶”“眾案組”“每周蔣講”“無訟學院”等欄目,受到了法律共同體的普遍好評。目前,無訟的法律培訓業務,正試圖將課程重點放在培養律師實用技能而非純粹理論之上,通過邀請資深法官、檢察官和律師,以講座或課程的形式,助力律師成長。但從嚴格意義上來說,無訟推出的上述產品僅僅是簡單地將線下的面授課程轉換成網絡在線課程,或者將線上課程班搬到線下,與科技的結合程度不高,雖然利用了互聯網這一新興媒介,但本質上還是用了傳統培訓模式的內核。

  但可以預見的是,經過市場的洗滌和資本的追逐,法律培訓行業將會朝著專業化和細致化的方向進一步發展。作為受惠者,我們期待看到法律培訓是如何與創新法律科技有效互動,如何利用創新法律科技在線上為客戶提供法律服務的場景。


第二部分 彎道超車,代價慘痛,勝負難分


  2019年3月4日,智合發表了一篇名為《16億美元!全球法律科技融資暴增7倍,中國卻“涼涼”》的文章。該文章引用了福布斯發布的關于近幾年歐美創新法律科技機構發展的數據,并提及過去幾年,創新法律科技機構的投資增長動力不足,主要原因是這個領域還太過“年輕”。而那些最受資本青睞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要么是展露出“值得期待的潛力和增長的強勁勢頭”,要么是“發展前景已經相當明朗,且有著進一步發展的巨大空間”。我們整理了國內律所與創新法律科技相結合合作推出的部分受到資本青睞的產品,具體如下:



  根據上述表格中統計的數據,獲得融資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涉足領域主要為電子存證、合同分析和審查、區塊鏈證據保全等,那些從事簡單的律師在線咨詢、律師信息發布平臺以及代寫文書等產品,由于其同質化或易被復制等特性,已經很難獲得投資者的青睞。由此我們可以看到,那些試圖搭乘“互聯網+法律”的便車,而缺乏實質內容,企圖實現彎道超車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想要獲得長足發展,現如今已經變得越來越不可能。互聯網+法律并不是簡單地搭建一個平臺,把線下法律服務交易的過程“簡單粗暴”地搬到線上。如何利用互聯網為律師工作的全過程提供服務,便利律師與客戶之間的溝通和律師之間的協同,是法律服務互聯網化更應該深入思考并著力解決的問題。律所作為專業提供法律服務的機構,要建立并應用律所利用創新法律科技產品為客戶提供法律服務的模式,除了要與外部技術研發機構進行密切合作外,還要統籌好目標方向和客戶服務等工作,否則將會“顧此失彼”。智合前述發布文章中公布的數據代表了一種方向和趨勢,但是屬于我們自己的路,還需要一步步踏踏實實去走。


第三部分 結語


  在當代以互聯網信息技術為核心的語境下,“未來已來”“技術驅動法律行業”“觸網是未來法律行業的大趨勢”等口號、標語不斷沖擊著我們大腦。確實,我們必須承認,技術進步對于法律行業起到了前所未有的影響,律所嘗試與創新科技相結合,無非也是為了謀求自身發展,以成為法律行業里的“凱撒”。但同時,我們也需清醒地認識到,技術只能作為“催化劑”,不能作為解決問題的“發動機”,最終滿足客戶需求的還是律師的工作本身。因此,法律行業最終還是應落到實處,在與創新法律科技的結合過程中,業務能力和法律功底永遠居于首位,在踏實做好本職工作的基礎上,選擇有潛力的拓展領域,招攬有實力的資金方,開發符合客戶需求的創新法律科技產品,是法律人應探索的未來之路。我們不應該擔心機器智能會超越人類的智慧,而應該擔心人類本身的智慧會停止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