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副院長劉貴祥的講話動了誰的奶酪?

時間:2019-08-02 來源: 作者:鄭建鷗 瀏覽: 打印 字號:T|T
  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于2019年7月3日召開,會議主持人、最高法院副院長劉貴祥作專題講話,確立了五條極其重要的新規則,某種程度上動了在官司中博弈的各方的奶酪,本文特加以提煉,與您分享。

  逾期付款的高額違約金恐將不復存在!

  新規則:雙務合同的金錢給付之債(除借款合同外),不能以24%的年利率作為違約金是否過高的標準,而應以銀行利率為基礎,兼顧合同履行情況、當事人過錯程度以及預期利益等因素綜合確定。

  解讀:

  ●如果合同對逾期付款違約金定得過高,法院通常會調低到民間借貸利率的上限,但事實上,違約金是否過高要看守約方的實際損失,而借貸利率上限與未及時收到合同款遭受的實際損失并無直接關系,況且24%的年息在很多情況下依然過高。因此,部分法院已經主動將高額違約金調低到銀行逾期罰息的1.3倍,大約為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1.8倍(約8%/年)。接下來,預計各地法院都會尊重該規則,將高額的逾期付款違約金調整到10%/年以內。

  ●如您是守約方,則建議在對方違約時簽訂借款協議,將逾期的款項轉化成借款本金,將違約金轉化成利息,則有望獲得24%年利率的保護。

  ●新規則僅適用于逾期付款的情形,不適用于逾期履行行為義務的情形,比如逾期交貨的情形,原因在于逾期交貨與逾期付款造成的損失不具有可比性。

  越權擔保對公司不生效,由法定代表人擔責!

  新規則1:法定代表人越權擔保,債權人知道或應當知道其越權的,該擔保合同對公司不生效。

  解讀:

  所謂越權擔保,是指股東會或者董事會不同意擔保而法定代表人擅自在擔保文件上簽字、公司蓋章的行為。公司法規定,如果為股東或公司實際控制人擔保,須股東會同意,且被擔保的股東或受實控人支配的股東要回避表決;如果為其他人擔保,須股東會或董事會同意(交由章程來規定)。如果只有擔保合同,沒有決議,也無其他事實證明公司機關認可擔保,那么這個合同對公司有沒有約束力?這是法律必須向企業家回答的基本問題。過去普遍認為,公司內部可以向法定代表人追責,但擔保合同仍然有效,公司應當承擔擔保責任。此次劉副院長明確表示認定合同有效是錯誤的。可惜他說成了合同無效,不夠準確。前不久最高法院民二庭通過法官會議紀要,認為擔保合同對公司不生效(這與合同無效是完全不同的法律概念,是類推適用了無權代理規則,本文不展開),這與征求意見中的司法解釋規定一致,我認為更加正確。預計本次全國審判工作會議最終通過的紀要將采納后者意見,下一步可能會頒布司法解釋正式加以確認。

  新規則2:債權人如果對決議盡到審查義務,則構成表見代表,擔保合同對公司生效。要求表面審查,而非實質審查,只要債權人審查了決議的內容與公司法的要求相符,則視為盡到審查義務。即使決議系行為人偽造或變造、決議形成程序違法、簽章不實、擔保金額實際超過法定擔保限額,也不影響表見代表的成立,除非債權人知情。

  啟示:

  如您是債權人,一定要讓公司提供擔保決議,并對照公司章程(最近一次工商備案版本)認真審查,除有股東或董事在相關決議上簽章外,還必須要求公司法定代表人在該決議上簽字,證明是法定代表人將決議提交給您,而非您自己偽造。

  新規則3:如果是為股東或實控人的債務作擔保,該股東或實控人支配的股東應回避表決,否則視為債權人沒有盡到審查義務。

  解讀:

  不少人錯誤地認為,如果全體股東都在擔保決議上簽章,說明全票通過,不是更有效嗎?不是的。公司法明確規定被擔保的股東或實控人支配的股東必須回避表決,因為一旦其參與表決,極有可能對其他股東造成不當影響,扭曲公司在此議題上的真實意愿。因此,如果您是債權人,千萬注意審查決議上不能有該股東的簽章。

  新規則4:如果未盡到審查義務,則擔保合同對公司不生效,公司不僅不承擔擔保責任,也不承擔過錯賠償責任。

  解讀:

  此為最高法院民二庭法官會議紀要的觀點。擔保法司法解釋規定,主合同有效、擔保合同無效,擔保人有過錯的,仍要承擔不超過1/2的賠償責任。不過,最高法院民二庭法官會議認為越權擔保情況下,擔保合同對公司“不生效”,公司不存在過錯與否的問題,比認定無效更能保護公司的利益,避免了公司受到法律的“二次傷害”。

  新規則5:擔保合同對公司不生效,不代表合同沒有其他效力,債權人可以要求法定代表人履行擔保義務或者賠償債權人受到的損失。

  解讀:

  該規則是類推適用《民法總則》第171條關于無權代理人、越權代理人的責任制度。此時,法定代表人相當于替代公司承擔了擔保責任,一不小心就會傾家蕩產。如果您是法定代表人,切記不要在無書面決議的情況下貿然簽署擔保合同。以防萬一,決議要一式多份,自己也要妥善保管一份原件。

  新規則6:雖然沒有擔保決議,但有其他事實可以證明擔保系公司真實意思,則擔保合同對公司生效。

  解讀:

  有原則就有例外。劉貴祥副院長認為:存在以下情形的,即便沒有公司決議,也應當認定該擔保符合公司的真實意思,從而認定擔保有效:

  一是公司是以為他人提供擔保為主營業務的擔保公司,或者是開展獨立保函業務的銀行和非銀行金融機構;

  二是公司與主債務人之間存在著相互擔保等商業合作關系;

  三是公司為其直接或間接控制的公司開展經營活動向債權人提供擔保;

  四是為他人(不包括股東或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行為,由持有公司50%以上表決權的股東單獨或共同實施。

  股權讓與擔保“轉正”,名義受讓人有優先受償權!

  新規則1:以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并且過戶的形式,將股權作為債務的擔保,屬于股權讓與擔保。股權轉讓協議有效,但性質屬于擔保,不是轉讓。如借款合同約定債務屆滿后直接取得股權的,屬于流質條款,該條款無效。

  新規則2:物權法雖然未規定此種擔保形式,但鑒于當事人已經完成了股權變更登記,根據“舉重以明輕”的法律解釋規則,可以認為完成了股權質押登記,可以參照適用股權質押規則,名義受讓人對該股權享有優先受償權。

  新規則3:質押期間,名義受讓人不是真正的股東,物權對股權進行使用收益,不能享有公司法規定的股東所享有的參與決策、選任管理者、分取紅利的權利。

  新規則4:如名義受讓人的債權人執行該股權,實際股東可以通過執行異議之訴予以救濟。但如果名義受讓人對該股權進行了處分,比如轉讓或質押,則相對人基于對登記的信賴,可以基于善意取得制度取得股權或質權。

  啟示:

  ●房屋讓與擔保情形與之完全相同,也應當轉正。

  ●股權讓與后,如被名義受讓人的債權人執行,實際股東提出執行異議之訴可以獲得法院的保護。那么,該規則能否擴張到股權代持情形?拭目以待。

  小股東的福音,最高法院“松綁”清算責任!

  新規則:如果公司財產、賬冊、文件滅失,導致無法清算的,股東并不當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對于未參與實際經營的小股東,無需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解讀: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因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清算,債權人主張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支持。”

  因為對該條的理解還不夠準確,導致在一些案件中不適當地擴大了股東的清算責任。此次劉貴祥副院長強調股東必須存在“怠于履行清算義務”,且“與公司無法清算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對于沒有實際參與經營的小股東,不承擔無法清算導致的連帶責任。當然,“沒有實際參與經營”是舉證的難點。對于小股東而言,如果您實際不參與經營,則千萬不要去擔任公司名義上的管理職務,也不要領取工資,所謂“慕虛名而處實禍”。

  合同被判無效,法院應當直接判相互返還財產,而非不告不理!

  新規則:原告請求確認合同無效并要求被告返還原物或者賠償損失,被告基于合同也有給付行為的,法院同樣應向其釋明,告知其可反訴或抗辯。即便被告未就合同無效的相應后果提出抗辯或者反訴,法院也可以依職權就相互返還事宜作出裁判。返還范圍確實難以確定或者雙方爭議較大的,可告知另訴解決。

  解讀:

  ●相互返還財產是合同無效的法定后果。但法院一直機械地理解“不告不理”原則,認為在被告不提反訴的情況下,法院不能判令原告向被告返還因合同取得的財產。但這是死循環,被告如果堅持合同有效,其不可能在本訴中提出反訴,否則等于承認合同無效。這就導致一種可怕的后果,比如房屋買賣合同被判無效,被告被判令返還房屋,但原告收取的購房款不必立即返還,被告只能另訴解決。這一方面給被告增加了訴累,另一方面由于兩案存在時間差,有可能在被告取得后案的生效文書后,原告已無能力返還房款。因此,這條新規則是對法院一貫錯誤做法的撥亂反正。

  ●需要指出的是,相互返還的義務同時性將導致雙方在履行順序上出現困難,因為很難完全同步,而誰又都不想先履行。可以預計,此類案件非通過強制執行不能解決。但執行也會遇到問題,在原告無力返還購房款的情形下,法院是應當先將房屋過戶回原告,然后拍賣償還給被告?還是不必過戶,直接拍賣?這些問題留待實踐去解決。

  ●劉貴祥副院長雖然沒有提到合同撤銷情形。但由于合同撤銷的法定后果與合同無效完全相同,因此,我認為合同被撤銷的情形下,也應當判決相互返還,無需反訴或另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