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春貪污、受賄案二審終改判,七年辦一案 主辦律師直呼七大難

時間:2019-12-27 來源: 作者:柳波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9年12月20號,京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柳波律師辦理的李承春被控貪污、挪用公款、受賄一案落下終審帷幕。李承春曾任寧德市科技局副局長、調研員、生產力促進中心主任、科技開發中心主任,于2012年底被紀委雙規,其后檢察院介入后被多次變換關押地點。2014年2月,檢察院以李承春涉嫌個人貪污3筆共計40萬元、伙同他人貪污54萬元,挪用公款3起364萬元,受賄10筆共18萬元起訴至法院。



柳波律師始終認為:控方指控沒有證據支持、沒有事實依據,沒有法律依據,不能成立;應宣告李承春無罪。本案存在非法取供情形,應將李承春的有罪供述予以排除。尤其是所謂挪用公款,是在科技局為了購買辦公大樓,局黨委決議以某單位為平臺作為融資平臺而進行的融資背景下進行,應綜合考慮李承春在沒有財政撥款的情況,自行為局里籌買到辦公大樓的背景下審查證據、認定事實、考量罪過,不能機械司法。


2016年6月6月一審法院作出(2014)寧刑初字底14號刑事判決書,支持了控方的部分指控,以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賄罪判處李承春有期徒刑11年。李承春不符提出上訴,檢察院不服,提出抗訴。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年2月22日作出二審裁定,發回重審。


2019年2月18日一審法院作出(2018)閩09刑初8號刑事判決書,對原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再次酌減認定,仍以三罪判處李承春有期徒刑7年3個月。


李承春不服提出上訴,檢察院沒有提出抗訴。2019年12月20日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對第二次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再次進行了酌減認定,最終認定貪污36萬元(個人貪污4萬,其他32萬元為他人占有使用,與李無關)、共同挪用23萬元、受賄18萬元,判處李承春有期徒刑7年,并相應酌減罰金。至此,李承春從被調查至今7年有余,終于二審終局。


柳波律師指出,該案透射出不少問題。比如:


1、非法口供排除程序啟動難、舉證責任落實難、排除難。

2、關鍵證人出庭難,關鍵證人不出庭,其證言審查、采信流于形式。

3、辯護人調取、提供的證據,與控方所舉證據在證明力上并無二致,不應因人而異,“區別對待”。

4、偵查、審查、審判期限把控難,以所謂合法形式濫用期限行為的審查難、監督難、追責難。

5、辯護人律師的意見被重視難、被采納難。辯護律師仍然是在夾縫中生存,法律共同體仍停留在“詞匯”中。

6、二審開庭審理難。雖然法律規定二審開庭審理是原則,書面審理是例外,但實踐中恰恰相反。本案兩次二審,均未開庭審理。盡管第一次二審,李承春上訴,檢察院抗訴,二審法院對抗訴案件必須開庭審理,但亦未開庭,而是直接書面發回重審。

7、“讓每一個公民在每一個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知易行難,任重道遠。


柳波律師衷心希望:依法辦案應該成為所有法律人的共識、共則、共為;七年辦一案應永遠成為過去。


  2019年12月20號,京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柳波律師辦理的李承春被控貪污、挪用公款、受賄一案落下終審帷幕。李承春曾任寧德市科技局副局長、調研員、生產力促進中心主任、科技開發中心主任,于2012年底被紀委雙規,其后檢察院介入后被多次變換關押地點。2014年2月,檢察院以李承春涉嫌個人貪污3筆共計40萬元、伙同他人貪污54萬元,挪用公款3起364萬元,受賄10筆共18萬元起訴至法院。


  柳波律師始終認為:控方指控沒有證據支持、沒有事實依據,沒有法律依據,不能成立;應宣告李承春無罪。本案存在非法取供情形,應將李承春的有罪供述予以排除。尤其是所謂挪用公款,是在科技局為了購買辦公大樓,局黨委決議以某單位為平臺作為融資平臺而進行的融資背景下進行,應綜合考慮李承春在沒有財政撥款的情況,自行為局里籌買到辦公大樓的背景下審查證據、認定事實、考量罪過,不能機械司法。


  2016年6月6月一審法院作出(2014)寧刑初字底14號刑事判決書,支持了控方的部分指控,以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賄罪判處李承春有期徒刑11年。李承春不符提出上訴,檢察院不服,提出抗訴。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年2月22日作出二審裁定,發回重審。


  2019年2月18日一審法院作出(2018)閩09刑初8號刑事判決書,對原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再次酌減認定,仍以三罪判處李承春有期徒刑7年3個月。


  李承春不服提出上訴,檢察院沒有提出抗訴。2019年12月20日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對第二次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再次進行了酌減認定,最終認定貪污36萬元(個人貪污4萬,其他32萬元為他人占有使用,與李無關)、共同挪用23萬元、受賄18萬元,判處李承春有期徒刑7年,并相應酌減罰金。至此,李承春從被調查至今7年有余,終于二審終局。


  柳波律師指出,該案透射出不少問題。比如:


  1、非法口供排除程序啟動難、舉證責任落實難、排除難。


  2、關鍵證人出庭難,關鍵證人不出庭,其證言審查、采信流于形式。


  3、辯護人調取、提供的證據,與控方所舉證據在證明力上并無二致,不應因人而異,“區別對待”。


  4、偵查、審查、審判期限把控難,以所謂合法形式濫用期限行為的審查難、監督難、追責難。


  5、辯護人律師的意見被重視難、被采納難。辯護律師仍然是在夾縫中生存,法律共同體仍停留在“詞匯”中。


  6、二審開庭審理難。雖然法律規定二審開庭審理是原則,書面審理是例外,但實踐中恰恰相反。本案兩次二審,均未開庭審理。盡管第一次二審,李承春上訴,檢察院抗訴,二審法院對抗訴案件必須開庭審理,但亦未開庭,而是直接書面發回重審。


  7、“讓每一個公民在每一個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知易行難,任重道遠。


  柳波律師衷心希望:依法辦案應該成為所有法律人的共識、共則、共為;七年辦一案應永遠成為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