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決說不和理性辯護:楊大民、彭吉岳律師成功使量刑13年合同詐騙案發回重審

時間:2019-11-28 來源: 作者:楊大民、彭吉岳 瀏覽: 打印 字號:T|T

建筑公司總經理因輕信他人、配合制作貸款材料而身陷囹圄


被告人孫某系張家口市某建筑公司總經理,在一次貸款過程中,因為基于人情關系和對某金融機構負責人的信任,配合該金融機構和擔保人以私下制作的房屋買賣合同辦理了反擔保手續,在公司還款不能時被指控犯合同詐騙罪。


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楊大民律師、彭吉岳律師接受委托,經過會見及認真閱卷后,認為該案定性為合同詐騙罪錯誤。


爭奪管轄權:急發十封實名控告信


本案由河北省某市公安局立案偵查,辯護人介入時已經移送至該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但本案貸款的申請、發放、擔保手續簽訂全部位于張家口市,被告人更是辯解從未去過某市,卷中只有被害人單位員工言辭證據證實被告人前往某市簽署過合同。


根據《刑事訴訟法》有關管轄地及確定證明標準的有關規定,


辯護人明確提出管轄權異議并向主持庭前會議的法官提交了《移送管轄申請書》,辯護人還調取了有關書證證明被告人當日在張家口市。


然而在庭前會議中,針對辯護人有關管轄權的意見,法官沒有將辯護人提交的書面申請帶出法庭給其他合議庭成員閱讀,并且幾分鐘時間也不可能與其他合議庭成員真正進行合議就宣布駁回管轄權異議申請。


對此,辯護人面對審判法官如此做法和態度,強烈不滿,認為程序不公正,實體也很難獲得公正,當庭對法官申請回避,并在庭前會議后緊急向該省省高院、該市檢察院、該中院院長、紀檢組等寄出10份實名控告信,要求對本案進行監督。


最終法院由三人組成的合議庭再次審理后報省高院決定管轄。


京都律師專業“閱卷筆錄”成功幫助二審法官、檢察官鎖定本案重點和疑點


一審法院強行以合同詐騙罪判處被告人有期徒刑13年,本案涉案金額逾千萬,老實本分的被告人雖然自感無辜,但認為判處有期徒刑已經超過了其期望值。


然而,辯護人認為一審沒有真正查明和回應本案的疑點,涉案的金額應該怎么認定、擔保人被欺騙的證據不足、非法占有的事實無法確認、部分證據不真實、被害人的某些行為違背常識等等。


在二審當中,辯護人除了多次向辦案人員當面陳述案情的疑點,更是把案件的事實經過、證據情況、法律規定制作了多份閱卷筆錄,有圖表式的、有對比式的等,采取“重點關注事項+證據索引+證明事項”的模式,清晰還原部分重要法律事實,回應和解答了辦案人員的疑問,提交意見后再電話跟進解釋,加上面對面表達觀點,最終,省高院和省檢察院一致認定事實不清,發回重審。


期間,省高院和省檢察院辦案人員還多次主動電話聯系辯護人,就相關細節雙方進行核對和交流,并多次贊賞辯護人工作認真負責,文案工作專業。


刑事辯護,完全是一種情懷


楊大民律師和彭吉岳律師認真負責的精神之所以讓二審辦案人員贊嘆,之所以面對個別審判人員出現違法行為或可能侵害被告人利益的情況下,堅決、果斷地實名對其進行控告,就是因為兩位律師堅信刑事辯護需要情懷,堅信法治可以讓我們的社會更加美好。


最終,在與二審承辦人的緊密溝通之下,二審法院認為本案事實不清,裁定發回重審,當事人離正義又近了一步。

  建筑公司總經理因輕信他人、配合制作貸款材料而身陷囹圄


  被告人孫某系張家口市某建筑公司總經理,在一次貸款過程中,因為基于人情關系和對某金融機構負責人的信任,配合該金融機構和擔保人以私下制作的房屋買賣合同辦理了反擔保手續,在公司還款不能時被指控犯合同詐騙罪。


  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楊大民律師、彭吉岳律師接受委托,經過會見及認真閱卷后,認為該案定性為合同詐騙罪錯誤。


  爭奪管轄權:急發十封實名控告信


  本案由河北省某市公安局立案偵查,辯護人介入時已經移送至該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但本案貸款的申請、發放、擔保手續簽訂全部位于張家口市,被告人更是辯解從未去過某市,卷中只有被害人單位員工言辭證據證實被告人前往某市簽署過合同。


  根據《刑事訴訟法》有關管轄地及確定證明標準的有關規定,


  辯護人明確提出管轄權異議并向主持庭前會議的法官提交了《移送管轄申請書》,辯護人還調取了有關書證證明被告人當日在張家口市。


  然而在庭前會議中,針對辯護人有關管轄權的意見,法官沒有將辯護人提交的書面申請帶出法庭給其他合議庭成員閱讀,并且幾分鐘時間也不可能與其他合議庭成員真正進行合議就宣布駁回管轄權異議申請。


  對此,辯護人面對審判法官如此做法和態度,強烈不滿,認為程序不公正,實體也很難獲得公正,當庭對法官申請回避,并在庭前會議后緊急向該省省高院、該市檢察院、該中院院長、紀檢組等寄出10份實名控告信,要求對本案進行監督。


  最終法院由三人組成的合議庭再次審理后報省高院決定管轄。


  京都律師專業“閱卷筆錄”成功幫助二審法官、檢察官鎖定本案重點和疑點


  一審法院強行以合同詐騙罪判處被告人有期徒刑13年,本案涉案金額逾千萬,老實本分的被告人雖然自感無辜,但認為判處有期徒刑已經超過了其期望值。


  然而,辯護人認為一審沒有真正查明和回應本案的疑點,涉案的金額應該怎么認定、擔保人被欺騙的證據不足、非法占有的事實無法確認、部分證據不真實、被害人的某些行為違背常識等等。


  在二審當中,辯護人除了多次向辦案人員當面陳述案情的疑點,更是把案件的事實經過、證據情況、法律規定制作了多份閱卷筆錄,有圖表式的、有對比式的等,采取“重點關注事項+證據索引+證明事項”的模式,清晰還原部分重要法律事實,回應和解答了辦案人員的疑問,提交意見后再電話跟進解釋,加上面對面表達觀點,最終,省高院和省檢察院一致認定事實不清,發回重審。


  期間,省高院和省檢察院辦案人員還多次主動電話聯系辯護人,就相關細節雙方進行核對和交流,并多次贊賞辯護人工作認真負責,文案工作專業。


  刑事辯護,完全是一種情懷


  楊大民律師和彭吉岳律師認真負責的精神之所以讓二審辦案人員贊嘆,之所以面對個別審判人員出現違法行為或可能侵害被告人利益的情況下,堅決、果斷地實名對其進行控告,就是因為兩位律師堅信刑事辯護需要情懷,堅信法治可以讓我們的社會更加美好。


  最終,在與二審承辦人的緊密溝通之下,二審法院認為本案事實不清,裁定發回重審,當事人離正義又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