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所湯建彬律師辯護的河北省最大毒品案成功摘掉惡勢力定性

時間:2019-08-02 來源: 作者:湯建彬 瀏覽: 打印 字號:T|T
  近日,由京都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湯建彬律師承辦的河北最大販毒案由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該案系河北警方破獲省內單次繳獲毒品量最大的販賣毒品案,起訴書中指控該案第一被告王某某等5人為惡勢力犯罪集團。湯建彬律師擔任該案第一被告人王某某的辯護人,經充分研究案件,專業細致辯護,成功摘掉“惡勢力”定性,8條辯護意見被法院采納,基本實現了一審辯護目標,為二審量刑及財產辯護打下了較好的基礎。

  成功摘掉“惡勢力”定性

  起訴書指控“以被告人王某某為首,被告人劉某某、張某、蘇某、李某某組成販毒惡勢力犯罪集團”,湯建彬律師提出“起訴書指控的惡勢力犯罪集團不能成立”的辯護觀點,從將王某某等人認定為惡勢力明顯錯誤、認定為犯罪集團明顯錯誤、認定為惡勢力犯罪集團明顯錯誤等角度進行了充分說理論證。

  一審判決采納了該辯護觀點,認定“王某某、劉某某、張某、蘇某、李某某等人為牟取不法經濟利益實施的販毒違法犯罪活動,不具有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等特征;王某某、劉某某實施的尋釁滋事犯罪活動屬事出有因,且未共同故意多次實施惡勢力慣常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故王某某等人的罪行不符合惡勢力犯罪集團的特征及表現形式,對該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不構成非法持有、儲存彈藥罪,非法儲存槍支罪

  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王某某構成非法持有、儲存彈藥罪,湯建彬律師提出“查獲的子彈未被鑒定為刑法意義上的彈藥,不能認定構成非法持有、儲存彈藥罪”的辯護意見。一審判決采納了該辯護觀點,認定“查獲的子彈數量未達到立案標準,且部分未做鑒定,指控王某某構成非法持有、儲存彈藥罪,不予認定,對辯護人關于王某某不構成非法持有、儲存彈藥罪的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王某某構成非法儲存槍支罪,湯建彬律師提出“在案證據無法證明王某某對槍支來源具有主觀明知”的辯護意見。一審判決采納了該辯護觀點,認定“王某某對李某某所放槍支的來源未予供述,且無其他證據證實王某某對該槍支來源明知,故指控其非法儲存槍支證據不足,對該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多起販賣毒品指控未認定

  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王某某共參與5起販賣毒品的犯罪行為,湯建彬律師通過會見被告人,仔細研究全案案卷材料,提出王某某僅參與了其中1起,指控王某某參與其余4起販賣毒品犯罪行為的證據不足。一審判決采納了湯建彬律師的辯護意見,對該4起指控事實均未予以認定。

  一審法院共采納了8條辯護意見

  一審法院采納了湯建彬律師提出的共計8條辯護意見,具體如下:

  1.關于販賣毒品罪的第一起指控,一審法院采納了辯護律師提出的“鑒定程序存在瑕疵”的辯護意見;

  2.關于販賣毒品罪的第三起指控,一審法院采納了辯護意見,認定“冰毒來源于王某某的證據只有王某某在偵查機關的供述,無其他證據印證。對王某某及其辯護人意見予以采納”;

  3.關于販賣毒品罪的第四起指控,一審法院采納了辯護意見,認定“冰毒來源于王某某的證據只有王某某在偵查機關的供述,無其他證據印證。對王某某及其辯護人意見予以采納”;

  4.關于非法持有、儲存彈藥罪的指控,一審法院采納了辯護意見,認定“查獲的子彈數量未達到立案標準,且部分未做鑒定,指控王某某構成非法持有、儲存彈藥罪,不予認定,對辯護人關于王某某不構成非法持有、儲存彈藥罪的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5.關于非法儲存槍支罪的指控,一審法院采納了辯護意見,認定“王某某對李某某所放槍支的來源未予供述,且無其他證據證實王某某對該槍支來源明知,故指控其非法儲存槍支證據不足,對該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6.一審判決在“本院認為”部分采納了辯護律師提出的“罪名不當”的辯護意見,認定“指控王某某之行為構成非法持有彈藥罪,非法儲存槍支、彈藥罪,罪名不當。對辯護人的該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7.一審法院采納了辯護律師提出的“惡勢力犯罪集團不能成立”的辯護意見,認定“王某某、劉某某、張某、蘇某、李某某等人為牟取不法經濟利益實施的販毒違法犯罪活動,不具有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等特征;王某某、劉某某實施的尋釁滋事犯罪活動屬事出有因,且未共同故意多次實施惡勢力慣常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故王某某等人的罪行不符合惡勢力犯罪集團的特征及表現形式,對該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8.一審法院采納了辯護律師提出的“涉案冰毒未流入社會,社會危險性相對較小”的辯護意見。

  至此,一審階段性辯護目標已基本實現,為二審量刑辯護、財產辯護打下了較好的基礎,一審階段提出的“不排除共犯的地位作用大于王某某”、“存在法定酌定從輕情節”等辯護意見也為二審階段的辯護做了鋪墊。